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日前,鼎信通讯(603421)(SH603421,股价4.65元,市值30.33亿元)收到国家电网发布的供应商不良行为处理通报,公司被国家电网列入黑名单,时间跨度为2024年2月23日至2026年2月22日。在此期间,公司所有品类产品将被禁止参与国家电网系统的招标采购。公司预计,国家电网的处罚会在未来4~5年导致营收合计下降约33亿元。

鼎信通讯此番被“拉黑”,与其员工在国网湖北省电力有限公司武汉供电公司招投标活动中存在违规的情形有关。据媒体报道,国网湖北省电力有限公司武汉供电公司班长李某华受贿案中,李某华被指在5年时间里受贿689.7万元,其中鼎信通讯的邢某就送了185万元。

这起“拉黑”事件,也将鼎信通讯推向风口浪尖,引发市场关注。

鼎信通讯以高强度的研发而为投资者所熟知。2016年公司研发支出合计1.63亿元,到2023年已增长至5.94亿元。这8年时间,其研发支出占营收的比例最低为12%,2023年最高,达到了16.35%,研发支出8年累计高达26.47亿元,而公司目前市值也仅30.33亿元。遗憾的是,高额的研发费用并没有换来经营效率的提升。2016~2023年,鼎信通讯的营收从13.86亿元增长至36.3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7%,较为可观;但净利润却从3.16亿元下降至1.5亿元。

研发投入有两面性,要趋利避害,就需要对研发支出进行科学的评价。投资界常用RORC这一指标来衡量研发的有效性:即用当年毛利润除以前一年的研发费用,从而算出单位研发费用对应的下一年公司的毛利回报。2017年,鼎信通讯的RORC为5.4,即2016年每1元钱的研发投入,可以在2017年带来5.4元的营收,但2022年该数据已降至3.5,2023年更是下滑至2.9。

除了研发支出高企,鼎信通讯销售费用近年也居高不下。前述员工的商业贿赂,侧面折射出公司在销售环节的艰难局面,在财务报表上这体现为高昂的销售费用。2016年其销售费用就已经高达3.2亿元,到2023年已涨至6.18亿元,比研发支出还要高。笔者留意到,同期公司毛利润从6.02亿元增长至14.77亿元,而吞噬掉毛利的正是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2018~2023年两项费用占营收的比例维持在30%以上,这也是其净利润不增反降的直接原因。

一方面,研发投入创造的效率在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公司又被“拉黑”影响营收,对于鼎信通讯来说,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境,公司管理层面临考验。诚然,对于企业而言,该投入多少研发,从最长远的视角来看,还是要回到效率的逻辑上来。